fbpx

專欄作者

金門城武

金門城武

不是金門出生,也未長住過。與金門有的僅是一段緣分,卻徹底愛上這座島嶼。因此,誓要窮盡畢生之力,宣揚金門之美,傳承在地薪火,譜寫出最動人的浯島故事。其貌不揚者能做一場金城武的夢,不是金門人也可以成為浯島之子。

張嗷

張嗷

自從家中養了狗,每天跟著她嗷嗷叫,遂得筆名張嗷。疫情嚴峻,斬斷人與人的連結,待塵埃落定後,旅行會是治療斷裂的一帖良藥。因此,我始終堅信「那些我將要去的地方,都是我素未謀面的故鄉」

釗君

釗君

釗君出生於福州,成長在上海,喜愛老香港。他是個極端挑惕的饕客,「喝酒只喝石庫門,君子只愛一個人」釗君總這麼說。他還有點南方人的脾氣,對於喜歡的事,總要裝的很嫌棄。唯一不需要偽裝的,是昭君愛往高處走,司馬庫斯闖了三回,中橫公路走過一遭,他總唱著「郎在高山打一望呦嘿,妹在呦河裡嘿」。

妮

名字太饒舌,所以擁有許多綽號,掐指一算竟有十來個,有趣的是都脫離不了「妮」字。

星塵行者

星塵行者

在天地之間苦行,哪怕是行到水窮處,有路就走下去。

成為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