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平壤馬拉松: 各國馬拉松好手齊聚!從平壤馬拉松看虛實交錯的國度

作者: 張 嗷

朝鮮也有馬拉松?

四月十五日是金日成的生日,為了紀念偉大領袖的誕辰,朝鮮將這天訂為「太陽節」,每年都要舉行隆重而盛大的慶祝活動替金日成祝壽,而「平壤馬拉松」可以說是為「太陽節」預熱的體育盛會。1981年開辦第一屆「平壤馬拉松」,初衷是希望將全國最優秀的跑者集聚一堂,舉辦一場精彩的馬拉松,展示朝鮮人民健康的體格予偉大領袖,並以此為其祝壽。

平壤馬拉松以金日成體育場為起點。這座體育場相當巨大,能容納10萬名觀眾。(攝影/連子勻)

近幾年來,平壤馬拉松逐漸開放外國選手參賽,關於平壤馬拉松的討論越來越多,也有不少台灣人實際參賽過。有人說這是朝鮮政府包裝自己的手法;也有人說馬拉松的前幾名都是朝鮮選手,是朝鮮政府為了展現自我優越感 ;更有人說開放外國參賽者共襄盛舉,頗有讓全世界人民都來慶祝朝鮮領袖誕辰的意味。無論如何,這本來就是朝鮮的重大活動,派出最強的選手參賽也無可厚非,然而開放外國旅客參與,倒是讓我們有機會透過馬拉松一窺平壤街頭的面貌,畢竟親身跑過總比坐在遊覽車上走馬看花要扎實許多。

身為足球迷的我們沒有選擇參賽,因為同一時間在起點兼終點的金日成體育場會舉行一場足球友誼賽,對戰雙方皆是朝鮮足球甲級聯賽的球會。比起跑步這麼累人的事,我們當然選擇坐在體育場內舒舒服服的欣賞球賽,然而,在得知只要參賽就可以獲得一枚精緻的紀念獎牌後,我們後悔莫及。

參賽選手依照慣例會被安派住在西山飯店,碰巧也是我們此次住宿的飯店。比賽當天整個大廳都集滿了選手,體育場前的廣場也人滿為患,到處都是選手、觀眾、記者和圍觀的人群,彷彿此時所有在平壤的外國人士都聚集在這了。望著體育場上懸掛的巨幅領袖畫像,以及對街宏偉的凱旋門,還真有前來參加國際重大體育競賽的錯覺。

金日成體育場外牆上的圖飾。(攝影/連子勻)

萬口同聲!朝鮮特色的應援

很快的我們就跟著人潮進入了體育場內,身為外賓的我們被安排在視野最好的主席台一側,與當地朝鮮人的看台隔了開來。跑道與球場看起來都維護良好,總共五萬個位子座無虛席,除了外賓看台,其他三面看台黑壓壓的,全是朝鮮觀眾,其中大多穿著大學生的制服,遠遠看來既整齊又嚇人。看台邊上的選手通道內擠滿了跑者,幾名國際記者穿梭在選手之間進行採訪,一旁的工作人員則聲嘶力竭的要求選手維持隊形整齊。

在賽前儀式快要開始時,朝鮮看台突然爆出一陣陣整齊劃一的加油聲,地主國觀眾人手一副特製的加油板,只要敲擊兩塊板子就能發出巨大的聲響,同時每個看台前還有一名指揮員,他跨坐在欄杆上,雙臂高舉過頭、用力揮舞,賣力的帶領觀眾擊打出簡潔有力的節拍。若不是身處在朝鮮,肯定會以為這是一群足球狂熱者。

事實上,這些朝鮮的指揮員的熱血程度和比賽中帶領大家呼喊口號的死忠球迷比起來,也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 更有趣的是每個看台的加油模式都不太一樣,看台間會輪流展示自己的節奏,頗有互相較量的味道。看到朝鮮觀眾這般驚人的應援方式,不禁聯想到2018年平昌冬奧頗受注目的朝鮮加油團。我想,這種需要集體行動、高度一致,化「我」為「我們」的挑戰,對於朝鮮人來說也許根本是小事一樁。

出發吧!奔跑於萬人歡騰之中

看台間的加油競賽落幕後,真正的體育競技才要登場。選手們在司儀鏗鏘有力的聲線中步入場內、前來觀賽的朝鮮勞動黨官員發表致詞、跑者們按照組別在起點線上依序排開,所有流程都和其他國際馬拉松賽事並無二致。

一聲清脆的槍響,第29屆平壤國際馬拉松正式開始。除了職業組中少數的外國選手,大部分的外國跑者都是抱著「跑好玩」的心態,不少人邊跑邊拿著手機自拍和錄影,畢竟在五萬多人的歡呼聲中跑步也不是天天都有的事,能在朝鮮參加馬拉松更是非比尋常。

相較之下,朝鮮選手就顯得特別賣力,幾乎能用奮不顧身形容。槍聲一響,他們便如洪水奔騰般淹沒了跑道,轉瞬間又已全數衝出了體育場。比賽過程中,為了搶快而發生推擠,一名15來歲的女生摔倒在地。原本以為其他參賽者會視而不見,想不到另一名和她一起出發的女生卻折返回來,扶著她繼續比賽。我們看見朝鮮選手集體展現出強烈求勝慾的同時,卻也意外見證令人動容的一幕。

(攝影/連子勻)

跑者從金日成體育場出發後,首先會進入市區,繞過中朝友誼塔、千里馬銅像等地標建築後回到大同江畔,接著再沿著江邊一路向南跑到萬景臺故居。而全馬、半馬、10公里組這三個組別的選手,則會分別從動線上的不同地點折返回金日成體育場。

留在場內的觀眾可以欣賞主辦單位安排的足球友誼賽。由來自羅先市的「先鋒體育團」,對上主場在新義州的「機關車體育團」(亦稱「火車頭體育團」),兩支球隊都隸屬朝鮮國內最高級別的職業聯賽,機關車隊甚至曾七次奪得聯賽冠軍

隨著足球賽熱烈開踢,陸陸續續也有跑者完成比賽回到體育場。每當有選手越過終點線,觀眾席便會響起如雷的掌聲;如果是年齡較大的或是身體不便的選手,全場更會為之喝采 ; 有時觀眾們甚至會玩起波浪舞,即使朝鮮觀眾與我們被分隔在不同的看台、不得交流,然而看著人浪一波波湧向我們,總覺得彼此的心其實離得很近。

沒有參加馬拉松的遊客,可以留在金日成體育場內欣賞大會安排的足球友誼賽。機關車(기관차)3:0大勝先鋒隊(선봉)

不過,千萬別只注意馬拉松賽事,而忽略了坐在身旁的觀眾,他們可能都大有來頭。仔細觀察後,發現身旁的觀眾有很多人是駐朝的外交人員,包括各國使館的職員、世界糧食計劃署的成員等等,如果想要打探消息,現在的時機與場合再適合也不過了。

我們就在球場通道中意外碰到一名英國的外交官,悄悄向我們透露在平壤兩年的經驗。他表示若是前陣子來到平壤,因為朝鮮核武試射的關係,導致朝鮮和美國關係十分緊張,根本不可能出現如今日般的盛況 ; 言下之意好似在說「朝鮮與國際社會的關係正在好轉」,但也好像是說「局勢曾經非常嚴峻」。

(攝影/連子勻)

虛實交錯的朝鮮

我們的目光被球場通道出口處的景象吸引。在通往場外的門口,裡外各站著一名背著步槍的軍人,門被一把大鎖拴住,從門上的窗戶能夠看見外頭站了幾名好奇的民眾,正探著頭朝門裡望,他們似乎想要靠近但立刻被軍人攔住。

為了看清門外的情況,我們假裝要出去抽煙。門內的士兵看出我們是外國人,就把門鎖打開,而外頭的士兵也把門外的人群向後趕,騰出空間讓我們和其他外國人出來「放風」。一邊假裝抽煙,我們一邊觀察距離僅十幾公尺、被士兵阻隔的圍觀群眾,他們明顯與導遊、解說員以及其他我們接觸到的朝鮮人不太一樣,少了服務業訓練後的氣息,臉上不總掛著笑容,他們似乎更加「真實」,更符合普羅大眾該有的樣子。我猜他們大概是沒有辦法入場觀賽,但是又對這場朝鮮國內的體育盛會充滿好奇,於是聚集在體育場門口,希望能有機會打探場內的情形。

中場休息時,朝鮮軍官和場外圍觀的群眾也聊起天來。(攝影/連子勻)

我們無法知道場內的本地觀眾是如何取得入場資格,只能觀察到許多觀眾穿著朝鮮大學生的制服,粗略判斷觀眾泰半是透國家或學校直接安排。我們不懂朝語,無法和場外圍觀的人群交談、無法知道為何他們不能坐在場內;不過,就算懂朝鮮語,我想身旁的軍人也會阻止我們交流,如同在場內一樣將旅客和朝鮮民眾隔離。其實在整趟旅程中,我們能接觸到的朝鮮人也只有導遊和服務員,他們受過訓練能夠應付外國人士,知道什麼能說、什麼又不該說。

無論平壤馬拉松多麼像一般的國際賽會,隱約之中,仍會感覺到某些矛盾之處,正如同朝鮮給我的感覺一樣,必須從細微的矛盾中察覺真實。然而,判斷真偽從來都不是最困難的,最棘手的往往是這些虛虛實實背後真正的原因,答案藏得很深,或許我們永遠都無法知道。

無論如何,看著世界各地的選手和朝鮮本地的跑者一起完成比賽,共同接受全場觀眾的歡呼、一同站上頒獎台時,還是會感到欣慰。也許,有一天國際社會和朝鮮能夠諒解彼此,屆時全世界將能共享平壤馬拉松的精彩與動人之處。

(攝影/連子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