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soccer stadium

只撐了2天的歐洲超級聯賽(上)──「由窮人創造,遭富人竊走」,現代足球墮落了?

作者: 星塵行者

維多利亞時代的幽魂,與熱騰騰的美國資金,前陣子在歐洲足壇上演了爆炸性的戲碼。
這起事件不只跟足球有關,也不只是一場鬧劇,背後涉及深刻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意涵,本文嘗試探討其中的深義,內容主要聚焦於英格蘭,或有不夠完整之處,還請指教。

歐超聯事件始末

四月中旬,歐洲足球發生空前的大震動,歐洲12支財大氣粗的豪門球隊,聯合宣布成立「歐洲超級聯賽(European Super League)」(簡稱歐超聯),與歐洲足總(UEFA)正面槓上。

「歐超聯」是封閉的體制,沒有升降級制度或資格賽,創始會員永久保障參賽資格。最初宣布加入的12豪門球隊「英格蘭超級聯賽」傳統的「Big 6」占了半數,即曼聯、利物浦、曼城、切爾西、兵工廠熱刺;另有「西班牙甲級聯賽」三強:皇馬、巴塞和馬競,以及「義大利甲級聯賽」尤文圖斯、AC米蘭和國際米蘭。大部分著名的球星都在這12豪門之中,他們一旦脫離原有體系,對於足壇來說茲事體大。

來自英格蘭、西班牙和義大利的12支豪門加入歐超聯。

雖然「豪門另立門戶」此事早有傳聞,但18日消息傳出後,舉世譁然。許多前球員紛紛抨擊,認為豪門球隊背叛傳統、背叛球迷。大批球迷到球場貼布條抗議,表示「足球已死」。

歐洲足總隨即強硬威脅,表示凡參與歐超聯的球員,可能會被禁止參加國內各級別賽事,甚至可能禁止代表國家隊出賽。[1]另外,歐足聯也揚言在週五前舉行,將已經晉級2020年「歐洲冠軍聯賽」四強的皇馬、曼城和切爾西全數驅逐。除此之外,政治力也開始介入,特別是英國政府果斷出手,首相強森誓言阻止六支英超豪門參與歐超聯。

沒想到,20日情勢豬羊變色,切爾西與曼城首先宣布倒戈,接著英超六隊全數退出雖然,主事者皇馬主席佩雷茲(Florentino Pérez Rodríguez)仍然不死心,但另立「歐超聯」一事暫且是樹倒猢猻散了。[2]

為何歐超聯會在此時成形,又為何會迅速解體呢?

反對聲浪:球員與球迷的觀點

消息傳開之後,首先開砲的是前曼聯球星加里·耐維爾(Gary Neville):

我對曼聯和利物浦最反感。利物浦說他們是人民的球隊,『你永遠不會獨行』(”You’ll never walk alone”),是球迷的球隊。曼聯是百年老店,從附近的工人之中誕生,而他們要分裂到一個沒有競爭、不會被降級的聯賽?[3]

曼聯的傳奇教頭亞歷克斯·佛格森(Sir Alex Ferguson)也很快發表批評,認為歐超聯「背離了歐洲俱樂部足球的70年。」[4]利物浦前球星杰米·卡拉格 (Jamie Carragher)則認為這是「背叛傳統」。[5]

眾多足球界人出來批評,歐超聯背離了球迷。前足球員、BBC節目主持人蓋瑞·萊尼克爾(Gary Lineker)則表示:

沒有球迷,足球什麼都不是。[6]

英格蘭前球員及教練彼得·列特(Peter Reid)也表示類似看法:

足球沒有球迷就沒有希望。[7]

球迷為何群起反對歐超聯?

答案與歐超聯封閉賽制兩個特色有關:第一是排外,只有少數豪門球隊可以加入。第二是沒有降級制度,永久會員即使戰力低落,也可以續留聯賽。直接的結果,就是階級流動的可能更低,小球隊將徹底被邊緣化。

許多人舉出萊斯特城的經典例子—2016年,萊斯特城曾以中流球隊之姿,奇蹟似的奪得英超冠軍。一旦歐超聯讓豪門獨立出來,這種童話故事般的戲碼更難上演。除此之外,升降級制度讓戰績並非頂尖的球隊也有看頭,例如:每逢聯賽季末,排名倒數球隊間的護級大戰同樣精彩可期。

2016年萊斯特城奇蹟般奪得英超冠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不過,大球隊的球迷難道不會支持歐超聯嗎?

恐怕不會:封閉的賽制中,大球隊不再有排名壓力,頂尖球員奮鬥爭標的精彩過程恐怕也要褪色。譬如說,英超每年只有四隊可以晉身歐冠,豪門球隊爭搶名額並不簡單,季末總是上演「爭4」的戲碼。球迷期待的豪門間對決,是來自他們分別過關斬將,終於在冠軍賽精彩對決。歐超聯成立之後,過關斬將成為歷史,豪門對決只是安排好的演出。

國內聯賽到歐冠的體系之中,雖然資源不均的情況嚴重,但仍保持一定程度的流動與競爭。排名前面的球隊論如何,肯定是實力堅強。歐超聯排除了流動與競爭,只提供一個以金錢衡量的不公平運動場域,隊伍能劃入這個階級不是根據戰力,而是財富。

這兩年萊斯特城次踢出佳績,目前位居英超第三;而西漢姆聯近期靠著傑西·林加德(Jesse Lingard)一飛沖天,廣受觀眾好評。反倒是熱刺、兵工廠等有錢許多的豪門球隊,目前已無晉身歐冠的實力。英超排行榜還能反映其實力,但是歐超聯體制就沒這回事了。

《經濟學人》的批評一針見血:

參與者甚至不是歐洲最佳的球隊,只不過是最有錢的球隊。由此事實更能凸顯出,這個構想的聯賽,會是菁英足球的展覽,而非真正的競賽。[8]

以上,我們可以從球賽的可看性、運動的競爭性,來分析許多球迷的心聲。然而,深層的涵義還不只如此,稍後我們將談到草根足球的文化傳統。首先可留意,以上談到的「球迷」不應只理解為商業活動下的客群,而是具有百年足球文化傳統的群體。

明顯看到,眾人愛好的足球文化遭到金錢吞噬。無怪,球迷搬出2017年突尼西亞球場上出現的標語:

由窮人創造,遭富人竊走。
(Created by the poor, stolen by the rich.)

當歐超聯一出,球迷皆認為足球已經死亡。

2017年突尼西亞非洲人與巴黎聖日耳曼友誼賽,球迷標語「Created by the poor, stolen by the rich.」,此次事件中被廣泛引用。(圖片來源/ B/R Football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