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第一次賄賂海關就上手!朝鮮海關檢查,入境朝鮮經驗紀實

作者: 張 嗷
正通過鴨綠江鐵橋,進入朝鮮國境的列車。(攝影/陳皓)

坐上列車,揭開朝鮮的神秘面紗

從北京開往平壤的「K27次列車」,是連接中國大陸與朝鮮之間的國際列車。從北京站出發後,便載著乘客向中朝界河鴨綠江直奔而去,在跨越國境線之前,列車會在中國大陸的江畔城市「丹東」停留兩個小時辦理出境手續,接著再進入朝鮮。

我站在丹東車站的月台邊,視野順著鐵道延伸,不遠處一座大鐵橋載著車軌,冷冰冰的佇立在鴨綠江上。一江之隔,另一頭就是朝鮮的邊境重鎮——「新義州」。通過中國大陸海關的檢查後,K27次列車帶著我們駛向彼岸,進入神秘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丹東是鴨綠江下流的江畔城市,與朝鮮的新義州僅一江之隔。(攝影/連子勻)

列車緩慢的行走在鐵橋上,旅客全都在車窗邊伸長了脖子遙望,想要搶先目睹朝鮮的真面目 ; 然而,隨著列車逐漸通過江心,大家又紛紛回頭望著身後的丹東,彷彿想要抓緊最後的機會,再多看他幾眼。或許,這就是我們進入朝鮮前的心情——既興奮又緊張——的最佳寫照。

前路未卜的不安伴隨即將能揭開朝鮮神秘面紗的亢奮,這股複雜的情緒,難以在晃動又狹小的臥鋪包廂中整理清楚。鴨綠江的江面遠非寬闊,列車很快就通過了鐵橋,我們帶著尚未準備好的心情,闖進這個神秘的國度 ; 還未回神,列車已經駛進了新義州火車站。

朝鮮沒有辜負我們忐忑的心情,很快就以獨到的方式告訴旅客誰才是主人。列車完全靜止後,車門應聲開起,一大隊身穿制服的朝鮮人員上了車,吆喝著所有人回到自己的臥鋪包廂中坐好——入境朝鮮的邊境檢查即將登場。

「北京-平壤」的列車是兩國聯運,因此也有機會乘坐朝鮮塗裝的車廂。

忽悠小知識

一般旅客可以經由陸路或搭乘飛機入境朝鮮。

①空路:從北京、瀋陽或海參崴搭乘「高麗航空」直飛平壤順安國際機場。
②鐵路:從北京、丹東,或是莫斯科至哈桑沿線的各個火車站上車,乘坐火車前往平壤。
③公路:從吉林延邊的圈河口岸、圖們口岸等地開車入境。

檢查規則誰說了算?

我和旅伴四人安分的坐著,連說話都格外謹慎。一名穿著深藍色制服的女性職員經過包廂門口時,示意我們將護照和簽證交給她 ; 交出證件的我們瞬間失去僅剩的安全感,我第一次真正嚐到受人擺佈的滋味。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朝鮮的刀會鍘在我們身上嗎?

多數人可能會認為只要按照規定來,就不會發生什麼意外,這樣的擔憂無疑是杞人憂天。以前,若知道有人擔心去朝鮮玩會被失蹤、有生命危險等疑慮,我也會認為這是因為大眾對朝鮮有太多的錯誤理解,才導致的莫名恐慌。

然而,當我親身經歷朝鮮的檢查時,仍然會不由自主的緊繃起來,畢竟進入別人的國家裡,規定也由不得我們。況且,我們攜帶了一些朝鮮海關可能不意樂見的物品,而這些物品也確實帶來一點小小的麻煩。

朝鮮入境卡
朝鮮簽證
赴朝火車票

搜集證件的女人走後不久,一位穿著軍服的中年男子走進包廂,確認我們此行目的是觀光後,就一屁股坐在我們之間的空隙中。他露出一個極不自然的微笑,示意我們將行李通通放在地上攤開以利檢查,他身上的軍裝讓那股笑容顯得更加詭譎。或許,笑容的目的只是想試圖舒緩我們緊繃的神經,殊不知卻讓我們感到更加不安。

軍人開始仔細的檢查,不放過行李內的任何一層,蘋果筆電、數位相機全都翻了一遍,盥洗用品還得一一打開查看。我看著他正在翻找的手,又看著他仍帶著笑容的臉,很擔心那雙手忽然停止動作,或是那張臉突然臉色大變。幸好,這一切都沒有發生,我順利通過檢查,然而我的旅伴卻沒這麼幸運,是相機——單眼相機出了問題 。

軍人指了指被他取出並放在臥鋪上的兩台單眼,用雙臂在胸前比了個大叉叉。我們十分錯愕,雖然早就預料到海關很可能會特別盤查相機,但是在我的數位相機通過檢查後,我們都以為單眼相機也會順利過關,然而,現在這位軍人卻一副要扣留這兩台單眼相機的樣子。

也許是察覺到我們既訝異又委屈的表情, 軍人隨手打開一臺單眼的「功能表」,指出選項內的GPS功能後, 作勢要將相機砸在地上,同時用英文大聲說:「NO!」

我並不認為軍人這麼做單純是想和我們說明相機被扣留的原因,更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感到既驚訝又困惑:我們雖然被他要砸相機的誇張動作嚇到了,然而,最令我們不解的是,他如何在全是中文的功能表內如此快速的找GPS選項?以及,如果GPS是禁止攜帶相機的理由,那我的數位相機為什麼沒事?他要不就是看得懂中文、要不就是對相機功能表瞭若指掌。然而,無論何者都無法說明為何數位相機沒被刁難。

唯一可以解釋一切的就是——規則是他們說的算數,不是我們。

負責檢查行李的軍人。(攝影/連子勻)

第一次賄賂朝鮮海關就上手

軍人那一聲「NO」將整個包廂凝結了,慶幸的是大腦沒跟著僵住,其中一個旅伴示意我將提前準備的「東西」拿出來,我瞬間回過神,從外套口袋裡取出一包不便宜的中國香菸遞給軍人。他看了幾眼,意外的用不標準的中文說出了菸的名稱,顯然他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款香菸。然而,他並沒有收進口袋,而是將菸放在那兩台單眼旁邊,並且露出一個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的表情。我生平第一次見識到這麼複雜、完全無法看穿的面容,後來我才知道那就是「專業收賄」的表情。

眼看這位表情複雜的軍人沒有要收下的意思,我的旅伴又從口袋拿出一包在台灣買的「新樂園」,放在剛剛前面那包香菸旁,接著分別指了指兩包菸,又指了指兩台相機——二換二,這是個公平的交易。

現在,軍人開始有興趣了。他拿起那包「新樂園」看了許久,彷彿收藏家見到稀奇的珍寶一般,我們趕緊向他說明這款菸來自「TAIWAN」,他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TAIWAN GOOD GOOD.」然後就將兩包菸一起放進口袋,同時站起身來,示意我們趕快把那兩台單眼收起來。接著,他走出包廂站在門口,跟其他同樣身穿軍服的檢查人員說了些話,然後又轉頭對我們比了個「OK」後,就去檢查其他包廂了。

檢查結束,我們開了一包用來「送禮」的香菸到月台上透氣,雖然說是提前準備了,但完全沒有預料到真的會派上用場,而且還這麼快就用上了,我甚至開始擔心會不會帶的太少。拿回證件後,我們回到車廂內等待列車發車,這次我們將直接駛向平壤。

我不禁在心中默默問道:初來乍到,朝鮮就已經帶給我們如此大的衝擊 ; 到了平壤,又有什麼在等著我們呢?

聚集在新義州車站鐵道旁的朝鮮人。(攝影/連子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