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朝鮮千里馬的世界盃神話:扳平智利、擊敗義大利,亞洲唯一的希望

作者: 張 嗷

朝鮮的足球神話

1966年,英格蘭世界盃,神秘的朝鮮隊以「千里馬(천리마)」的名號,首次在世人面前亮相,就成為當屆最大黑馬。

當年世界足壇的區域差距極大,亞非國家在世界盃毫無競爭力,不僅席位少得可憐,就算好不容易取得參賽資格,也經常以退賽或全敗收場。然而,這些不光彩的紀錄卻在1966年被朝鮮隊打破。

進入世界盃正賽以前,朝鮮隊在資格賽中爆冷擊敗澳大利亞,儘管澳洲球員的技術明顯佔優,朝鮮球員依然靠緊密的團隊配合,瓦解了澳洲隊的防守,獲得該屆世界盃的參賽資格 ; 而朝鮮將繼續在第八屆世界盃大放異彩,震驚足壇。

忽悠小知識:朝鮮神獸「千里馬」

千里馬是朝鮮傳說中一日能跑千里的雙翼馬。朝鮮戰爭(韓戰)時,在美軍的狂轟濫炸下,朝鮮變得滿目創夷,平壤幾乎被夷為平地。戰後朝鮮勞動黨發起名為「千里馬運動」的經濟計畫,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重建國家。在這樣的背景下,朝鮮國家隊背負著全民族的驕傲,自詡為神話中的千里馬,踏上了世界盃的征途。

踢出精氣神,朝鮮男足技驚世界

世界盃第一階段的小組賽,朝鮮和蘇聯、智利、義大利被分入同組,每個對手都像是不可逾越的高山,事實上也沒有人認真看待朝鮮。首戰以0–3大比分敗給蘇聯後,世人都以為朝鮮隊就是只有這樣一點實力。

然而,朝鮮球員並未因這次失敗而喪志,反而透過首場比賽獲得挑戰西方勁敵的自信,當時朝鮮的教練明禮峴(명례현)日後回憶:「要和西方國家競技,必須相信自己有堅決的精神、健康的體格,要快還要充滿拼勁。」靠著這股拼勁和決心,朝鮮人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與智利的第二場賽事,朝鮮在最後五分鐘內驚險的逼平對手,保住晉級的一線生機。雖然僅僅收穫平局,他們不輕言放棄的精神卻也贏得英格蘭球迷的尊敬。當時在場邊負責維安的海軍水手走入場內和朝鮮隊員握手、隊職員巴士在駐地城市米德斯堡內受到熱烈的歡迎、下榻的飯店門口也湧現要求簽名的人潮。

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這可以說是相當難能可貴的場景。由於1950年代英國以聯合國軍身份參加了朝鮮戰爭,交戰雙方僅簽訂了停戰條約,嚴格來說兩國仍處於交戰狀態。世界盃前夕也曾傳出英國政府為避免節外生枝,不願讓朝鮮隊員入境。現在朝鮮隊卻透過自己驚人的表現,贏得英國當地人的歡心。七號球員朴斗翼(박두익)日後回憶:「英國人民認真關心我們,而我們也是 ; 讓我理解到足球不是只有輸贏,而是可以增進外交、促進和平的。」

7號球員朴斗翼
總教練明禮峴

圖片來源/紀錄片《The Game of Their Lives》

力抗強敵義大利,朝鮮隊名流青史

不過,朝鮮隊的傳奇之旅尚未結束,雖然驚險的逼平了智利,但最後若沒能踢贏強敵義大利,就必須打道回府 ; 相反的,義大利只需要再一場平局就能順利晉級。巨大的壓力無疑落在朝鮮身上,然而,他們再次頂住壓力。

比賽的上半場,朝鮮就取得一顆珍貴的進球,接下來的比賽中朝鮮再次將自己的強項「團體戰」發揮得淋漓盡致,一再化解義大利猛烈得攻勢,加上守門員李贊明(리창명)多次神奇的撲救,將1–0的比分維持到終場哨響。朝鮮奇蹟般贏得勝利,全場陷入沸騰 ; 獲得勝利的消息馬上透過廣播傳回國,整個朝鮮都為了這個巨大的勝利而瘋狂。

如果說逼平智利不足以證明朝鮮的實力,那麼擊敗義大利鐵定是名留青史的一戰;而這也是亞洲國家首次晉級世界盃的淘汰賽階段。五號隊員林重善(림중선)想起行前金日成對他們說:「歐洲和南美國家主宰了國際足球,作為亞非地區的代表、作為有色人種的代表,我非常希望你們能贏一、兩場比賽。」他們成功了,沒有辜負偉大領袖,也沒有辜負全國人民的盼望。

矗立在金日成體育場外的足球員銅像。(攝影/張哲叡)

八強惜敗,千里馬成神話

可惜的是隨著比賽強度越來越高,缺乏國際大賽經驗的劣勢逐漸暴露出來,否則朝鮮隊本來可以走得更遠。朝鮮在八強淘汰賽中面對葡萄牙,出乎意料的在開場不久後,就靠著幾次完美的小組配合取得3-0領先。沒想到,面對突如其來的優勢,反而讓朝鮮有些不知所措。場上的球員事後回憶,因為過早的大幅領先,反而使得缺乏經驗的他們,不知道如何調節體能,最後比賽節奏反倒被葡萄牙控制。加上葡國巨星尤西比奧獨進球的神級表現,使葡萄牙人得以上演絕地大反攻,最終以5–3勒住了朝鮮這隻大黑馬。

雖然沒能製造更多奇蹟,不過朝鮮隊技驚四座的表現,已經給全世界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或許也間接鼓舞了亞非國家發展足球的信心。只可惜後來朝鮮沒能繼續穩定的參賽,一直到2010年才再次晉級世界盃會內賽。然而,此時朝鮮的足球實力已經與其他隊伍相差太多,無法再次上演當年的黑馬傳奇。1966年那支神秘又神奇的朝鮮隊也僅能活在世人的追憶中了。

參考資料
1. 英國廣播公司,《The Game of Their Lives》,2005
2. 《今日朝鮮》,六月刊,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