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浯江衍派
固若金湯,雄鎮海門

方域

金門有「浯島」、「浯江」等舊稱。1387年,明朝洪武年間,江夏侯周德興,奉命在本島西南興建「守禦千戶所城」嚴防海盜、倭寇。該城號稱「固若金湯、雄鎮海門」,美其名為「金門城」,「金門」一詞即源於此。

金門總面積為150多平方公里,由12座島嶼組成,較大者為金門本島、烈嶼和大膽島,其中前二者又分別成為「大金門」和「小金門」。

地利

金門位於九龍江口外,季風航線的中點,與廈門、漳泉等地一衣帶水,既能扼控金廈水道,又瀕臨台灣海峽,是屏障閩南的海防重鎮,也是福建居民橫渡黑水溝的中繼之一。

鄭成功亦曾在金門訓練軍隊,並以島南的料羅灣作為艦隊集結地。趕走荷蘭人、奪取台灣島的大軍就是從此出發。

南洋

金門地瘠民貧,多數人必須離開故鄉,出海討生計。清朝末年,通商口岸開放後,更有為數眾多的金門人,經由鄰近的口岸廈門到南洋打工。這些人被稱為「番客」,下南洋則是「落番」。

然而,在這些「番客」之中,僅有少數的幸運兒能發家致富,將賺到的錢匯回故鄉,置產起厝、接濟族人。多數人在外地奮鬥一生,依然渾渾噩噩,有些人更是一輩子再也沒法回到金門,最終落得客死異鄉。

冷戰

1949年,因應內戰局勢,國軍進駐金門,實施軍事管制。隨著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砲戰相繼爆發,金門成為國共冷戰的最前線、國際輿論關注的焦點。在冷戰對立的最前沿,金門不僅是戰爭的前哨站,也是統治者的政治櫥窗。配合反共的基本國策,金門被劃為「戰地政務實驗區」,肩負打造「三民主義模範縣」的責任。即使冷戰趨於緩和,金門依舊被視為戰地前線,一直到1992年11月金馬解嚴,才徹底終結軍管,法律制度得以與台灣合流。

近期文章
廢境探察

金門廢境|雙乳山:尋覓昔日的軍事要地,探訪神秘的廢棄營區

在金門,伯玉路跟雙瓊路是往來金城和瓊林的必經幹道,車輛飛馳而過,少有人駐足,更無人注意,從路旁斑駁的鐵皮牆後探出了一座崗哨亭子。這裡是金門的軍事重地——雙乳山營區——其中的一座營門。只不過,駐軍已經撤離,營區也因此荒廢,逐漸被人遺忘,只剩那座崗哨仍隱約透露著「牆後曾經是軍事禁區」這個早已沒人在意的秘密。

說史

【金門日曆】東崗事件②|十九條人命竟可隱瞞兩個半月!

直到多年後,郝柏村日記公開出版,才證實1987年3月7日,烈嶼守軍打死的,確實是越南漁船上的難民,並不是來自大陸的「匪船」。然而,難民身份究竟為何,依然眾說紛紜。是真的越南人,還是如劉文孝排長所說,是載滿「越南華僑」的難民船?或是真如吳淑珍所言,是越戰後政府留在當地的政工人員,因走投無路而淪為難民?

說史

【金門日曆】東崗事件①|強行登岸者格殺勿論!

1987年3月7日,一艘越南難民船在烈嶼東崗擱淺,守軍按照作戰規定擊殺三名登岸男子後,卻又將船上其他難民全數殺害。那時金門的官兵,對於「強行登岸者格殺勿論」的規定都很熟悉。因此當下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更沒人會想到兩個月後,這件事情不僅直接導致金防部司令官趙萬富下台,也改變了金門守軍強硬的戰備規定。

廢境探察

金門廢境|隱藏在金門村落間的美麗與哀愁

作為全然的外人,我不免還是感到有些悲傷。在金門的村落裡,我遇見的大多是耄耋之年的老者,很少見到正值壯年的年輕人,他們多半在外地工作,長期不在金門,什麼時候回來也不知道。如果真是這樣,還有生者得以繼續嗎?

廢境探察

金門廢境|闖進鬧鬼的金門花崗石醫院

花崗石醫院內景,多圖,膽小者慎入!!
花崗石醫院在1980年完工,然而,1979年元旦解放軍就停止了單打雙不打的政策,那麼為何還要興建像花崗石醫院這樣大規模的地下工事呢?

旅行觀察

模範戰鬥村瓊林|冷戰的櫥窗,師越共之長技以制中共

位處冷戰最前線的金門島,變成中華民國向國內外展示「冷戰仍在激烈的進行中」的政治櫥窗。「戰鬥村」這種徹底將對立的意識型態貫徹於日常生活的制度,自然而然成為櫥窗中主打的展示商品。金門軍民堅毅的戰鬥精神,也被書寫為爭取各方支持的樣板故事。

廢境探察

金門廢境|通暢宇宙堡,傳統信仰與反共國策的完美融合

當敵人的砲彈襲來,什麼樣的符號能成為內心的寄託,「保庇」躲在碉堡裡的人。除了頭上那兩枚光芒四射的國徽外,或許根深柢固的信仰有更好的安撫效果。「通主義」才可以「伸張正氣」;「信國策」也可以「懾服妖魔」,通暢宇宙堡讓我見識到,傳統信仰完美的融入反共國策之中,而個人的精神支柱也可以變成軍事設施的裝飾。

朝鮮紀實影像

連子勻
攝影師

生性貪吃,最近想戒煙,太久沒拍照
,有點焦慮。
其他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