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英國脫歐、蘇格蘭脫英的聲浪下,英格蘭與蘇格蘭再演經典足球對決

作者: 星塵行者

2021年,聯合王國已經脫離歐盟,卻面臨崩裂的危機,蘇格蘭第二次獨立公投呼聲再起。不知能否算是「歐洲國家」的英格蘭與蘇格蘭,在歐洲國家盃小組賽強碰。
在倫敦溫布利球場,英格蘭穿上白色球衣,蘇格蘭穿上深藍色球衣,最終雙方都未能進球,結局與近150年以前同樣是0比0。

1872年,在維多利亞時代的大英帝國,現代足球正開始萌芽。官方認證的史上第一場國際足球賽,在這年的聖安德魯日(11月30日)舉行,由英格蘭對陣蘇格蘭。當時還是在板球場進行比賽,英格蘭穿上白色球衣,蘇格蘭穿上深藍色球衣,最終雙方皆無斬獲,0比0握手言和。

2021年,聯合王國已經脫離歐盟,卻面臨崩裂的危機,蘇格蘭第二次獨立公投呼聲再起。不知能否算是「歐洲國家」的英格蘭與蘇格蘭,在歐洲國家盃小組賽強碰。在倫敦溫布利球場,同樣是英格蘭穿上白色球衣,蘇格蘭穿上深藍色球衣,最終雙方都未能進球,結局與近150年前同樣是0比0。

1872年11月30日,英格蘭對陣蘇格蘭,深色球衣的是蘇格蘭球員,淺色的則是英格蘭球員。(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足球與蘇格蘭的國家認同

足球場是一面鏡子,反映聯合王國內部微妙的認同與歧異。國際足總底下的賽事,聯合王國的四個構成國各自獨立參賽。足球上,常用「家國」(Home Nations)來稱呼四個構成國。其實在19世紀,現代足球發展初期,所謂「國際足球」就是聯合王國這四個「家國」之間的競賽。

2012年倫敦奧運,代表整個聯合王國出賽的英國奧林匹克足球隊,是在飽受爭議的過程中組成。尤其是蘇格蘭極力反對,拒絕加入,擔憂此先例一開,未來的國際足球賽事就有更多共組聯隊的壓力,可能失去蘇格蘭獨立組隊的地位。最後,這個英國代表隊並沒有蘇格蘭球員。

1872年11月30日,英格蘭與蘇格蘭的比賽,是FIFA官方認證的第一場「國際」足球賽。(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目前,英格蘭與蘇格蘭足球不僅各自獨立參賽,而且開賽前所唱的「國歌」也不相同。英格蘭隊高唱聯合王國的國歌〈天佑女王〉God Save the Queen),蘇格蘭隊唱的則是〈蘇格蘭之花〉Flower of Scotland)。2004年,蘇格蘭議會上曾有選定國歌的提案,然而被認定職權在英國國會而駁回。運動賽事上,蘇格蘭早已採用非正式的國歌,例如蘇格蘭足協在1997年就確立〈蘇格蘭之花〉作為賽前的「國歌」。

〈蘇格蘭之花〉的歌詞背景是西元1314年的班諾克本戰役(Battle of Bannockburn),蘇格蘭國王羅伯特一世(Robert the Bruce)率軍征戰,擊退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二世的軍隊。這一系列戰爭持續到西元1328年,最終確保蘇格蘭的獨立地位,於是羅伯特一世被視為民族英雄。〈蘇格蘭之花〉的歌詞內容,可見到政治上敏感的字眼:

但我們依然可以奮起/重建我們的國家/這個國家堅決抵抗過/愛德華的軍隊/把愛德華趕回老家去/要他三思。But we can still rise now/ And be the nation again/ That stood against him/ Proud Edward’s Army/ And sent him homeward/ To think again.

〈蘇格蘭之花〉的歌詞背景是西元1314年的班諾克本戰役,圖為15世紀對於這場戰役的描繪。(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慶幸的是,今日血腥的戰爭已然化為和平的運動競賽。這回,蘇格蘭在足球場上成功抵抗英格蘭,英格蘭前鋒哈利.凱恩(Harry Kane)遭到嚴防,少有拿球機會,第74分鐘失望換下場。不被看好的蘇格蘭隊,不但嚴密防守奏效,也發動多次積極的進攻,並未陷於被動,最後取得重要的積分。

21世紀罕見的經典對決

蘇格蘭將英格蘭視為「老敵手」(Auld Enemy),這場比賽是「兩國」百餘年來第115次交手,英格蘭總共取得48勝,蘇格蘭則有41勝。兩隊對決,總是混雜著歷史記憶的情愫。

然而,進入21世紀之後,英格蘭與蘇格蘭很少再交手了。有個原因是蘇格蘭在國際賽事成績的下滑。從前蘇格蘭是世界盃的常客,然而他們在1998年世界盃之後,一直到這次踢進歐國盃之前,二十多年不曾取得任何國際大賽的會內賽資格。

世人眼中的蘇格蘭隊,不再是與英格蘭匹敵的球隊,他們必須努力用這次機會證明自己。效力於英超球會利物浦的蘇格蘭隊長安德魯·羅伯森 (Andrew Robertson),希望蘇格蘭贏得更多的尊敬。他說:「和他們(英格蘭隊)比賽的機會,就是向那些懷疑蘇格蘭足球的人,展現我們能做到什麼的一次機會。」蘇格蘭最終將強敵英格蘭逼平如羅伯森所願,觀眾看見了蘇格蘭的精彩表現。

但是不論在足球或政治層面,現今的情勢與1998年迥然不同了。當時蘇格蘭足球仍然強大,球員還不需如此艱難,爭取證明自己的機會;政治上,卻還沒有被賦予更多自治權利,「蘇格蘭議會」也還沒有成立(1999年成立),更沒有脫歐與獨立公投的緊張氣氛。

許多媒體回顧起1996年英格蘭舉辦的歐國盃,兩隊相遇的大賽。當時保羅·加斯科因(Paul Gascoigne)的經典進球,以及〈三獅軍團〉歌曲的採用,都是形塑英國足球文化的重要元素。相隔二十多年,國際大賽再次上演英格蘭與蘇格蘭的對決,這場比賽對於「英國人」而言還有什麼意義呢?

當聯合王國陷入新危機時,激情的賽事依然牽動人們的認同感。今年歐國盃,蘇格蘭球員果真像〈蘇格蘭之花〉唱的一樣,堅決抵抗英格蘭的攻勢。

球賽的文化與政治色彩淡化

《衛報》的評論認為,這回「兩國」的對決,可能不再是定義一個世代的文化活動,而只是一場普通運動賽事。第一個原因是疫情的影響,容許場的觀眾人數少。第二個原因如上述,就是目前兩隊實力差距較大,很難構成一場「強強對決」的賽事。還有第三個更深刻的原因——英格蘭與蘇格蘭不論在社會、文化,還是足球上都漸行漸遠。

例如,英格蘭足球不再倚重蘇格蘭工人,而過去蘇格蘭球員在英超的重要性也大幅降低。政治上也發生巨大的變化,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簡稱SNP)在2007年首度超越工黨,成為蘇格蘭第一大黨。如今穩坐第一大黨的SNP,與保守黨高唱反調。保守黨則在英格蘭的選舉中,利用反蘇格蘭的情緒爭取支持。《衛報》評論說明,當英格蘭與蘇格蘭漸行漸遠,相較於政治上巨大的緊張,足球比賽的對抗性反而不如過往。

《政客》的報導則指出,人們因疫情悶了一年之後,蘇格蘭球迷前往英格蘭更像是參加派對,政治意味反而比較淡。蘇格蘭不論是統派或是獨派,都呼籲暫時放下歧見,共同欣賞90分鐘的比賽。

所謂放下立場,或者淡化政治色彩,其實本身就是一種政治氛圍的印記。我們看見英國媒體紛紛對照二十多年前後的差異,我們看見經典大賽的文化意義消逝。我們看見這不再是不證自明的經典對抗,而是蘇格蘭隊謹慎而努力證明自己的機會。我們又看見立場分歧的蘇格蘭球迷,呼籲放下暫時歧見。於是,我們一面感到運動競賽純粹的喜悅,又一面感嘆那個充滿活力與張力的聯合王國,似乎一去不復返。

英格蘭與蘇格蘭漸行漸遠,聯合王國回不去1996年,更不用說回1872年了。但也因此,人們緬懷大英帝國的時光,緬懷英格蘭與蘇格蘭的經典對決。即使是平淡無奇的0比0,當它重現在世人面前的時候,人們總會望向現實的困境,又想起往昔的呼喚。

蘇格蘭本屆歐國盃戰績

小組賽
6月14日 蘇格蘭 0:2 捷克
6月19日 英格蘭 0:0 蘇格蘭
6月23日 克羅埃西亞 3:1 蘇格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組積分榜
英格蘭🏴󠁧󠁢󠁥󠁮󠁧󠁿 7
克羅埃西亞🇭🇷 4
捷克🇨🇿 4
蘇格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