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金門日曆】東崗事件②|十九條人命竟可隱瞞兩個半月!

作者: 金門城武
設計/郭澤勳
1987年5月23日,參謀總長郝柏村翻開日記本,寫下這麼一段話:
 

經派人到金門查證,烈嶼部隊打死越南難民,確有其事。由於旅營長對上隱瞞不報,防衛部亦未發覺;而事件發生於三月七日,十九條人命的處理,竟可隱瞞達兩個半月之久,事態嚴重。經詢蔣仲苓,亦不知情,余命其親往金門查處。

八二三砲戰時,烈嶼地區的指揮官就是郝柏村本人,對於過去的防區——烈嶼——想必再熟悉也不過了。30年過去,聽聞部隊在自己年輕的駐防地闖下如此大禍,已經高升參謀總長的他,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寫下日記。是震驚、氣憤,還是只是對下屬感到失望呢?

無論真實的心境如何,如此醜聞若被公諸於世,勢必嚴重破壞軍方與政府形象,甚至有可能害自己丟官,身為參謀總長,郝柏村要做的就是極力亡羊補牢,盡量將事件造成的傷害降到最低。

1958年,郝柏村以陸軍第九師師長的身份,任烈嶼守備區指揮官。東崗事件發生時,他已是參謀總長,退休後將自己當時的日記出版,才首度證實該事件的真實性。

陸軍總司令蔣仲苓結束調查,郝柏村向總統報告完畢後。軍方內部決定開鍘,立即懲處相關人員,從金防部、烈嶼師部到旅、營級單位,一共拔掉了40多名軍官。5月28日,郝柏村詳細記下處分方式:

「金防部司令官趙萬富及政戰部主任張明宏調職⋯⋯一五八師(烈嶼師)師長龔力,該師政戰部主任及涉及濫殺之旅長、營長、連長,併交軍法偵辦。」

然而,疑似經退役返台的義務役官兵之口,外島軍隊誤殺難民的消息,依然在台灣傳了開來。紙畢竟包不住火,況且撤換金防部司令官,這等大事也不可能長期保密。烈嶼四維連的排長劉文孝,幾乎在當天就已經聽說師長和司令官,因為射殺難民的事情而被撤職了。

當下他還感到相當詫異,畢竟戰備規定寫的就是「強行登岸者格殺勿論」。若真要追究,守軍犯的錯誤也應該是,沒有及早發現目標,並且將其驅離,還讓該船靠岸,暴露了防線弱點。

《自立晚報》關於立委吳淑珍質詢國防部的報導。

視角回到台灣,當時成立不到一年的民進黨,獲悉外島軍隊誤殺難民後,剛當選立委的吳淑珍,立刻於6月5日在立法院發起質詢。然而,吳淑珍的質詢顯示,當時民間流傳的說法是:

 

烈嶼守軍於五月底,意外讓一艘難民船靠岸,守軍開槍打死其中三個人後,才發現船上全是政府派駐在越南的地下工作人員。由於發現錯殺的是「國民黨自己人」,軍官擔心消息走漏,被秋後算帳,於是決定殺害剩下的人滅口。

如同劉文孝排長的日記所述,在當年金門戰地的前線氛圍下,來路不明的船隻越界的情形經常發生,離岸過近的漁船被守軍擊沈的消息也時有耳聞,並沒有人會特別在意詳細情況。因此,要搞清特定案件的來龍去脈並不容易,外界自然也無法輕易掌握原貌。

《自由時代周刊》第175期(1987)關於金防部司令官被撤職的報導。

外界傳聞與實際情形已有出入,在野黨也只能提出,金防部司令官被不尋常撤職作為證據。因此,即使輿論沸沸揚揚,軍方依然能四兩撥千斤的化解危機。國防部發言人張慧元當下否認謠言,僅說烈嶼守軍擊沈的是一艘越界的大陸漁船,並不是什麼「難民船」,上頭也沒有「自己人」。

直到多年後,郝柏村將自己擔任參謀總長時的日記公開出版,才證實1987年3月7日,烈嶼守軍打死的,確實是越南漁船上的難民,並不是來自大陸的「匪船」。然而,這艘船上的難民身份究竟為何,依然眾說紛紜。他們真的是越南人,還是如劉文孝排長聽人所說,是一艘載滿「越南華僑」的難民船?又或者,是不是真如吳淑珍的說法,船上是越戰後政府留在當地的政工人員,因走投無路而淪為難民呢?

這幾位難民是整起事件中,至今依然幽暗的一角,我們無從看清他們的身影和臉龐。他們究竟是誰、身份為何,我們或許無法得知這個問題的解答了。它已經伴隨3月7日的那幾聲槍響,永遠埋沒在烈嶼東崗的海灘上了。

參考資料
1. 郝柏村,《八年參謀總長日記》(台北:天下文化出版,2000)
2. 劉文孝,〈國軍暴行回憶與分析 — — 戰鬥篇〉、〈國軍暴行回憶與分析 — — 狂暴篇〉,《兵器戰術圖解》第32–33期(台北,2007)
3. 劉文孝,《金防部司令談東岡事件》 (中國之翼影片庫,2019)
4. 〈院會紀錄〉,《立法院公報》,第76卷第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