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金門日曆】東崗事件①|強行登岸者格殺勿論!

作者: 金門城武
設計/郭澤勳

1987年3月7日傍晚時分,金門海面上起了一陣濃霧。烈嶼四維連的少尉排長劉文孝,坐在L062據點的砲堡裡,抄寫戰防砲的射擊教範,突然發現濃霧正不斷從射口滾進來,周圍瞬間瀰漫了白茫茫的霧氣,砲堡內頓時宛若人間仙境一般。然而就在這仙境般的濃霧中,卻上演了一樁人間慘劇。(註釋一)

一艘滿載難民的漁船,在大霧中迷航,意外駛進四維南面的東崗海灣。據說這艘難民船是從越南出海,到了香港被拒絕入境後,又北上駛往金廈一帶,才會意外出現在烈嶼東崗的海面上。

註釋一

實際上,根據排長劉文孝的日記,3月6日和7日都烈嶼都起了嚴重影響能見度的大霧。劉排長在戰防砲堡裡遇見霧氣瀰漫的實際日期是3月6日;3月7日慘案當天,劉排長從旅部返回連部時,也遇到了能見度大約只有50公尺的大霧。

驅離試圖靠岸的不明船隻,是金門守軍的重要職責之一。特別是大陸漁船三不五時就可能越界,岸防據點內的守軍必須即時開火警告,若是讓其成功登岸,就可能得背負「作戰不力、戰場失職」的罪名,將會受到相當嚴重的處分。因此在金門海岸駐守的第一線部隊,對來路不明的船隻射擊「打驅離」是常有的事情。

然而,3月7日這一天,受到濃霧影響,東崗守軍未能及時驅離這艘不速之客,再加上射擊方式不當,反倒使該船擱淺在海岸邊。此時,已經趕到前線據點的472旅大山頂營長,決定親率部隊到海邊圍堵。

依照當時前線的作戰規定,對船隻以警告射擊驅離無效後,強行登岸者需格殺勿論。因此,趕到現場的守軍,當下就將率先跳下漁船的三人擊斃,並向該船發射了火箭彈。隨後,部隊靠近該船時,才發現船上竟全是沒有武裝的難民,其中還包括小孩、老人和孕婦。

為了逃避可能被追究的責任,烈嶼師部竟決定煙滅一切證據,將仍活著的難民擊殺後就地掩埋,再將木造船隻徹底焚毀。據說,掩埋時還有些活口,哭喊著掙扎,也立刻遭到擊殺。

攝影/連子勻

鑑於相關檔案沒有開放,無法確切得知是哪個層級的軍官,下達「殺人滅口」的命令。不過,劉文孝排長所屬的四維連,當天就接獲東崗有人員上岸的通報,但是不知道是否被逮,所以要求全線加強戒備。四維與東崗兩個連的防區雖互相緊鄰,卻分別隸屬於472旅、473旅。因此,消息理應是由兩旅的共同上級158師部發出,表示師部在當時對此事並非一無所知。

如此一來,前線的旅級和營級軍官,若沒有師部的允許或同意,應該沒有膽量擅自下令殺人。另外,也有當年東崗連的預官,退伍多年後,在軍友論壇上表示,事件發生時,現場的實際指揮者就是師部掌管作戰的參三科科長。

隔天,劉排長才在連部聽說,昨晚東崗連把一船10幾人全都幹掉了。連長還問他如果遇到同樣的狀況,敢不敢開槍嗎,他毫不猶豫的答道:「敢啊!想想後果就知道該如何做了!」。

從劉排長的日記上,我們會發現,那時金門島上的官兵,對於「強行登岸者格殺勿論」的嚴格規定都十分熟悉,需要開槍或發砲的狀況在執勤也經常會遭遇。因此當下並沒有人覺得整件事情有什麼不對勁,更沒有人會想到兩個月後,這件事情會在台灣釀成政治大風波,不僅直接導致金防部司令官趙萬富下台,也從根本上,改變了金門守軍強硬的戰備規定。

參考資料
1. 圖片來源:​《自由時代周刊》第176期(1987)​
2. 劉文孝,〈國軍暴行回憶與分析——戰鬥篇〉、〈國軍暴行回憶與分析 — — 狂暴篇〉,《兵器戰術圖解》第32–33期(台北,2007)
3. 劉文孝,《金防部司令談東岡事件》 (中國之翼影片庫,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