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釗君

釗君

釗君出生於福州,成長在上海,喜愛老香港。他是個極端挑惕的饕客,「喝酒只喝石庫門,君子只愛一個人」釗君總這麼說。他還有點南方人的脾氣,對於喜歡的事,總要裝的很嫌棄。唯一不需要偽裝的,是昭君愛往高處走,司馬庫斯闖了三回,中橫公路走過一遭,他總唱著「郎在高山打一望呦嘿,妹在呦河裡嘿」。
登山

中橫公路|串起壯麗群峰的項鍊,從「理番道路」到「橫貫公路」

台灣作家柏楊曾以飛跨東西的「寶島長虹」來形容中橫公路。不過,我更願將中橫公路比作一串項鍊,因為那自北向南散布於全台的高峰,皆宛若一顆顆的珍珠,中橫公路跨過無數座壯麗的山峰,就是串聯起珍珠的項鍊。然而,中橫公路修建的難度驚人,而且只要遇有天災就很有可能坍方,經常無法保持全線正常通車,既然有著如此不利的地理條件,當初為何還要不遺餘力的開鑿如此一條公路?